梅州山村里的畲话:有音无字似客家话,口口相

【发布时间】:2023-12-08 22:35

【原创作者】:


  编者按:岭南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支脉,具有鲜明地域特色,方言则是其中多姿多彩的一部分。方言既是集体记忆与民族文化的载体,其交汇和输出也在对外交流和传播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角色。即日起,南都、N视频推出“走读岭南方言”系列报道,带你了解广东特色方言故事。

  “走出这里,很多人连‘畲’字怎么读都不知道。”一名曾外出打工的凤坪畲族村村民笑称,每次办事出示身份证时,总会被人问起。

  在粤东凤凰山的北麓,凤坪畲族村是广东梅州唯一的少数民族(畲族)聚居地,这里的畲民只有600多人,讲着与客家话有些相近的畲话。

  人数少、传播圈子小,新一代畲民口中的畲话已逐渐混入其他语言元素,畲话词汇也逐渐被周边地区方言“侵蚀”。近年来,教育部、国家语委启动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。中国语言资源保护工程核心专家组专家严修鸿告诉南都记者,畲话被列为濒危方言,该工程还针对畲话研究在粤东地区设立了调查点。

  曾到凤坪畲族村进行方言调查的学者黄婷婷认为,当下传承畲话最好的方式,就是坚持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它。日前,南都记者走进凤坪畲族村,探访了当地畲话的语言环境和小学开设的畲话课堂。

梅州山村里的畲话:有音无字似客家话,口口相传仅81户在用

凤坪畲族学校的畲话课。

  深山600多人在讲有音无字的畲话

  畲族是我国人口较少的民族之一,国家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,畲族总人口仅约70万人。

  他们自称“山哈”,本意为“山里的客人”。相传,广东凤凰山脉是畲族最早的聚居地,广东、浙江、福建等省份的畲族族谱均有记录畲民迁徙自凤凰山的传说,最早有盘、蓝、雷、钟四个姓氏,凤坪畲族村的畲族人就是蓝姓后裔。

  凤坪畲族村就坐落在凤凰山脉最高峰鸡公髻山的北麓。这里海拔1409米,是梅州唯一的少数民族(畲族)聚居地,全村900多人,其中81户共600多人是畲族。去年年末,该村被命名为第一批“广东省少数民族特色村寨”。

  从梅州市丰顺县出发,上235国道,两车道的沥青路蜿蜒铺向深山,一个半小时里拐过无数弯道,才到达这片高山茶园。

梅州山村里的畲话:有音无字似客家话,口口相传仅81户在用

凤坪畲族村的高山茶园。

  村里高高竖立着的“中国畲族故里”字样格外显眼,道路两旁挂满了以“畲”字为造型的路牌、灯笼。房前屋后、学校走廊的墙上,绘满了畲民庆丰收、唱山歌的景象。

  时逢采茶的季节,村民们把采回来的茶叶平铺在地上晾晒。蓝秀玲满脸欣喜,用方言和乡亲们谈论今年春茶的长势,他们的口音与客家话有些相似,又有清晰的嘎裂声,这是丰顺畲民的本族语言——畲话,有音无字,世代口口相传才得以保留。

  和闽、浙等地的畲族相比,这里畲民虽少,但绝大多数人坚持用畲话交流。蓝永达是土生土长的畲族村人,在外打拼过数年后回到家乡,如今是凤坪畲族村党支部书记。他告诉南都记者,村里的畲话交流环境,是巩固村民认同感不可或缺的因素之一。

  然而,只会说畲话是不够的。

  凤坪畲族村与潮汕人、客家人聚居的地域相交,因此,无论是日常交往还是做生意,畲民们走出深山后都免不了与潮汕人、客家人打交道。

  在蓝永达看来,学会多种方言,用汉族的话语体系与人沟通,是畲民自古以来的生存之道。“历史上我们的祖先也是这样,本族人太少了,不想被饿死,就要学会融入其他圈子。”

  蓝永达的岳父钟奕亩今年55岁,他也有一样的看法。在畲族村,除了本族语言,绝大多数村民还会讲客家话、潮汕话,去过广州、东莞、中山打过工的人,也很快能学会粤语。钟奕亩认为,畲民对多种方言的把握,也反映出他们对外部环境极强的适应能力。

  新生代口音已有“杂质”,村小开畲话课

  “畲话好像慢慢在流失。”

  凤坪畲族学校校长吴月娥明显察觉到,近些年来畲话不再像过去那样纯粹。

梅州山村里的畲话:有音无字似客家话,口口相传仅81户在用

吴月娥。

  吴月娥是客家人,她记得20多年前刚到凤坪畲族村时,畲族青年们口中的畲话有着明显的特征,她丈夫和公公的对话接近客家话,却有别于客家话,很多日常词语保留着最原始的畲族用语,如“爸爸”“妈妈”等一类词会使用畲话的特定称呼。

  • views
    A+
  • 迅海新闻网
  • 警告:本页面涉及的内容旨在探讨知识。迅海新闻网